为了正常的体验网站,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开启Javascript功能!
分享 首 页 个人中心 意见反馈 帮助中心

醉茶志怪 清 李庆辰

2011-08-15 50 侵权/举报
用APP查看

醉茶志怪 清 李庆辰


醉茶志怪 清 李庆辰

  余有句云:“事有难言聊志怪,人非吾与更搜神。”窃谓著述家之有说部,诚以蕴蓄于中者,既富且久,而长此寂寐,无以自达,不得已寄情儿女,托兴鬼狐。子虚乌有,感触万端,其志亦可悲矣!

  醉茶子,诗人也。落拓一衿,寒窗坐老。平居抚时感事,既见之于篇什,而以其余闲,复成此书。友人怂恿刊行,因持书问序于予。受而读之,奇情焕发,目不暇赏。篇终数语,尤如当头棒喝,发人猛省。观其自序,首引蒲留仙志异、文达公五种,是盖合二书之体例而为之者。读者不仅以怪视之,庶可得作者之大旨焉。其志怪也,殆犹是“不语怪”之义也夫。 光绪壬辰仲冬庸叟杨光仪识

自叙

  一编志异,留仙叟才迥过人;五种传奇,文达公言能警世。由今溯古,绝后空前。此外之才人,纵能灿彼心花,终属拾其牙慧。盖创之匪易,捷足者既已先登;而继之殊难,后来者莫能居上。言念及此,兴致索然。然而人各有怀,甘苦不同共际遇;士非得志,穷愁每见于词章。惟文字厌弃夫平庸,故搜讨乐言夫鬼怪。性有偏好,口讵能缄,文不求工,狂且弗顾。辟诸自鸣其天籁,岂能尽合乎人心?编中事迹,有与前贤仿佛者,乃词非虚构,事本直书。弃之何以生新,留之转如袭旧。有关风教,奚避雷同?知不免为博雅君子所指摘者矣。虽然,传记降神,易占载鬼,煌煌经史,昭著古今,固不同桑号子明、龟呼元绪,螺壳或藏彼美、鹅笼或寄书生也。仆半生抑郁,累日长愁,借中书君为扫愁帚,故随时随地,闻则记之,聊以自娱。于是二三良朋,时来蜗舍,此谈异说,彼述奇闻。谓夫千年华表,信可狐烹;三尺荒坟,真聆鬼唱。信以传信,清谈增鬼火之光;玄之又玄,雅谑生幽魂之色。再忆昔年游历,悉供今日搜罗。始欲米聚而为山,久遂裘成于集腋。维时风萧雨晦,人静夜凉,茶烟飞古鼎之香,兰炷吐秋灯之焰,濡毫吮墨,振笔直书,则此中之况味,真有不堪为外人道者也。吁嗟乎!高山流水,几多岑寂之人;弄月吟风,半是牢骚之客。东坡说鬼,言讵无稽;干宝搜神,意原有托。而况兰因絮果,尽得风流;贞木贪泉,微加月旦——事或关乎报应,词不背乎圣贤也。知我昔其谅之哉! 光绪壬辰冬日醉茶子自记


卷一

折狱二则 苏某 张顺 鲁班 王建屏 申仲权 刘氏子 阴司 黄教 马生 介休令 张兴 颠僧 信都翁 如意 柳儿 云素秋 茵陈木 宅仙 怪雨 说梦 青灵子 独眼龙 卖书叟 天榜 斩蛇将 蓝怪 狐伏妖 魂归 判官 某生 卞某 狐醉 疾异 牛龙

卷二

点金石 村女 花娘子 水鬼 女化男 吴恭人 孟都阃 林某 铁猫 三疯 狐革 巨头鬼 小夜叉 妖宅 潘茂才 灯异 星异 红衣女 刘廷桢 鼋精 一斗泉 潮异 大蛤 城南三则 张七十 白衣妇 殃神 小猕猴 泥女 小老虎 瓜异 头飞 袁某 高烈妇 小毛人 蛤珠 鬼诗 余某 王鹾贾 匏异 任住 人面瓜 僧蛊 金鱼 天门 黄叶村 产龙 祈雨 雷殛 飞人 徐标 刘大士 僧冤 刘姓 蛇精 奇疴 神妖 厉鬼 女鬼 妖避雷 火异 水灾 鬼剪烛 定州僧 灶神 小无常 鱼梦 鬼驱贼 鸟捕蝗 刘玉 无常二则 于某 青手印 天官 西贾 王媪 返魂 鬼市 汤海 陈翁 木妖 丐人子 衣怪 投胎 鼓楼二则 杜生 鬼馔 冥报 猫怪 张车夫 火鸽 碌碡 常州役 金佛 泥骷髅 黄孝廉 古瓶 火灾 蝶蛛 二竖 夙债 邹某 泥龙 瘟神 杨瞽 朱广文 宅仙 蜥蜴 铁佛 雷报 魅戏 怪风 蓝衣媪 申某 疑案 树妖 金目怪 狐仙 鼠技 庞氏 冷香堂 猬怪 蛇卵 金龟 四川女 豕舞 金鸡 狐崇 蛛怪 黄老 泥魃 东光女 黑妖 毛某 疫鬼 狐妻 涞水盗 粥厂鬼 大蛇 小黄人 棺怪 鬼哭 树哭 画妖 张孝子 刘晖 吴某 旱魃


卷三

张公 娄某 冯君三异 白塔寺 李志青 化犬 陶生 鬼吟诗 捉鬼 冥报 定兴城隍 冤妇 鼠怪 梦诗 鬼戏 黑山大王 龙眠穴 冯氏仆 於菟大鬼 稻田鬼 疟鬼 李茂才 花果楼 龚姓 陈氏怪 医术 妖术 娇娥 乩仙 矢魔 鼠媪 倭某 擒风 古瓦罐 铁叉 岳某 乩示题 古剑 磁鹤 茔中怪 山神 铜骡 猪异 蛤佛 鬼影 泥娃 产叟 产异 古磁器 徽商 狐帽 张氏妇 蝎异 江苏乙 山左布商 冤魂 大人迹 二仙 槐仙 张千总 王金铎 邵明 鬼窃饮 粤东童 营弁 夙冤 孙某 黄鼠 粥厂灾异 林承嗣 猪龙 二鼠 蝶仙 冥狱 观花爆 蜂异 白郎 鬼结婚 三世 妖诈食 缢致富 卵怪 溺簿 产怪 守宫 青蛙精 钱龙 石珠 土中鱼 蝎虎尾 焦某 鬼眼 陈姓 义仓怪 秦裕 蛇异 猬火 鸡异四则 产妖 羊怪 张杰 金化水 尸起 古磁缸 优伶某 河间乙 齐某 曹商 张老殿

卷四

爱哥 狐师 伍明伦 鼠友 阿菱 汪某 刘玉厅 公输子二则 武清乙 张氏 海惠寺 献王墓 金氏祠 地震 木怪 竹生花 人面豆 鼬鼠 蛇异 银异 慧海 厉鬼 返魂 白夫人 二童 鬼恋妇 尸哭 沧州张 控鬼 孽报 泥桃 千里井 灶神 尸变 产蛆 陈差官 樊英 役夫 浙生 树怪 夜游神 张桂 双头豕 杜醒山 张绅士 陈某 郭氏妇 分水箭 土偶 剃发匠 蜈蚣 疟童 草偶 缸怪


醉茶志怪卷一

折狱二则

  予七世祖讳珏,字德珮,为太仓州牧。赴任时,离州百里,投止旅舍。主人殷洽备至,请公寓偏室。公嫌隘甚,乃息正厅复室。墙壁光泽,设一板床,四周遮以布幄,遣仆展卧具,息偃在床。二更将尽,烛影凝青,剪之仍暗,不之怪也。甫交睫,觉有物拂面,骇而视之,顶格去脸咫尺。急起披衣,则顶格如故。俯视床前,一人浑身血腥,长跪叩首,问之不语,匍匐入床下。公乃秉烛搜之,见床底席裹一尸,重伤数处,棉塞口鼻。乃前日有布商寓此,主人贪利杀之,仓卒未得掩埋,暂藏诸床下也。公看毕,仍覆之,伪为不知。到任后,拘主人,一讯即服。

  太仓富室,有女貌美而慧,诗画棋枰罔不精妙,父母咸钟爱之。年及笄,婿家犹未娶,使居好楼,遣一媪一婢服役焉。适来一少尼募缘,女遇于母所,倾谈大悦。尼亦粗知文字,善棋,与女对奕,胜负互分,益相亲爱,结为闺中良友。往来既稔,渐涉戏谑。一夕并枕谈心,媪婢皆倦寝,尼谓女曰:“处子亦动情乎?”连问之,女不答,乃探女怀云:“好个鹊巢,鸠将居之。”女亦笑曰:“痴姑子,尔颠耶?尔也鹊巢,何鸠居之有?”尼曰:“我固有鸠在。”问在何处,曰:“在此。”女笑曰:“如光鸠,骂毁尔巢。”遂扪其私,则小鸡竦而待矣。大惊曰:“予以尔为尼,尔固僧耶?”欲遁。尼抱而哀之曰:“娘子勿忧,予二形人也。平时与女无殊,然感女则男,感男则女,人不能窥其奥也。且深夜无人知,何所患焉?”女许之。入帐事讫,令女验之,则惟有鹊巢而已。女笑曰:“出没不测,真逢时之利器也。”从此益亲,往来无间。女之聘期巳迫,腹彭彭而有娠矣,诡云病蛊,欺父母也。未几,亲迎礼毕,三月居然生子。夫丑之,迫令大归。女未归而仰药死。父痛女之死也,健讼不休。宰未深察,收其婿于狱,将拟抵。越半载,官迁,我公接篆,阅是案,颇疑生冤。拘富室讯之,云:“汝女不贞,何得妄控尔婿?”富室云:“女素楼居,终萝不见男子,何孕之有?果得奸夫,死自其分,敢赧颜诬告耶?”公令其退,阴遣卖花媪密访之,知与女最善者有一尼,然自女遭事,遂绝迹矣。拘尼到案,验之,女僧也。尼惭,忿语诮公云:“如此愦愦,尚作民父母!焉有二女同居而能生育者?”众俱愕然。公曰:“汝之劣迹,吾已勘破,尚强辩而不服耶?”遣官媒以小犬舐其阴,片刻则蛰虫出户,阳见于外矣。尼恐惧,变色,尽吐其实,叩头乞命。盖与女私交二载,并无人知也。遂置于法。


点击查看更多
剩余48页未读
/

相关资料

热点搜索换一换

取消
开通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