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正常的体验网站,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开启Javascript功能!
分享 首 页 个人中心 意见反馈 帮助中心

好学若饥,谦卑若愚

2017-09-25 6 侵权/举报
用APP查看

好学若饥,谦卑若愚

很荣幸和大家一道参加这所世界上最好的一座大学的毕业典礼。我大学没毕业,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离大学毕业典礼这么近。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三个我自己的故事,不讲别的,也不讲大道理。

第一个故事:点与点的关系

我在里德学院(Reed College)只读了六个月就退学了,此后便在学校里旁听,又过了大约一年半,我彻底离开。我为什么退学呢,

这得从我出生前讲起。我的生母是一名年轻的未婚在校研究生,她决定将我送给别人收养。她非常希望收养我的是有大学学历的人,所以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一出生就交给一对律师夫妇收养。没想到我落地的刹那间,那对夫妇却决定收养一名女孩。就这样,我的养父母――当时他们还在登记册上排队等着呢――半夜三更接到一个电话:“我们这儿有一个没人要的男婴,你们要么,”“当然要~”他们回答。但是,我的生母后来发现我的养母不是大学毕业生,我的养父甚至连中学都没有毕业,所以她拒绝在最后的收养文件上签字。不过,没过几个月她就心软了,因为我的养父母许诺日后一定送我上大学。

17年后,我真的进了大学。当时我很天真,选了一所学费几乎和斯坦福大学一样昂贵的学校,当工人的养父母倾其所有的积蓄为我支付了大学学费。读了六个月后,我却看不出上学有什么意义。我既不知道自己这一生想干什么,也不知道大学是否能够帮我弄明白自己想干什么。这时,我就要花光父母一辈子节省下来的钱了。所以,我决定退学,并且坚信日后会证明我这样做是对的。当年做出这个决定时心里直打鼓,但现在回想起来,这还真是我有生以来做出的最好的决定之一。从退学那一刻起,我就可以不再选那些我毫无兴趣的必修课,开始旁听一些看上去有意思的课。那些日子一点儿都不浪漫。我没有宿舍,只能睡在朋友房间的地板上。我去退还可乐瓶,用那五分钱的押金来买吃的。每个星期天晚上我都要走七英里,

到城那头的黑尔,科里施纳礼拜堂去,吃每周才能享用一次的美餐。我喜欢这样。我凭着好奇心和直觉所干的这些事情,有许多后来都证明是无价之宝。我给大家举个例子: 当时,里德学院的书法课大概是全国最好的。校园里所有的公告栏和每个抽屉标签上的字都写得非常漂亮。当时我已经退学,不用正常上课,所以我决定选一门书法课,学学怎么写好字。我学习写带短截线和不带短截线的印刷字体,根据不同字母组合调整其间距,以及怎样把版式调整得好上加好。这门课太棒了,既有历史价值,又有艺术造诣,这一点科学就做不到,而我觉得它妙不可言。

当时我并不指望书法在以后的生活中能有什么实用价值。但是,十年之后,我们在设计第一台Macintosh计算机时,它一下子浮现在我眼前。于是,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都设计进了计算机中。这是第一台有这么漂亮的文字版式的计算机。要不是我当初在大学里偶然选了这么一门课,Macintosh计算机绝不会有那么多种印刷字体或间距安排合理的字号。要不是Windows照搬了Macintosh,个人电脑可能不会有这些字体和字号。要不是退了学,我决不会碰巧选了这门书法课,个人电脑也可能不会有现在这些漂亮的版式了。当然,我在大学里不可能从这一点上看到它与将来的关系。十年之后再回头看,两者之间的关系就非常非常清楚了。你们同样不可能从现在这个点上看到将来;只有回头看时,才会发现它们之间的关系。所以,要相信这些点迟早会连接到一起。你们必须信赖某些东西――直觉、归宿、生命。这样做从来没有让我的希望落空过,而且还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第二个故事:好恶与得失

幸运的是,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喜欢做什么。我在20岁时和沃兹(Woz,苹果公司创始人之一Wozon的昵称)在我父母的车库里办起了苹果公司。我们干得很卖力,十年后,苹果公司就发展成为一个拥有20亿元资产、4000名员工的大企业。那时,我们刚刚推出了我们最好的产品――Macintosh电脑――那是在第9年,我刚满30岁。可后来,我被解雇了。你怎么会被自己办的公司解雇呢,是这

点击查看更多
剩余4页未读
/

相关资料

热点搜索换一换

取消
开通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