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正常的体验网站,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开启Javascript功能!
分享 首 页 个人中心 意见反馈 帮助中心

圣经文学二十讲

2010-08-23 50 侵权/举报
用APP查看

第一讲  概貌:辉煌的序曲 不朽的丰碑第1节 亡国而后作,巍然立高山(1)


    《圣经》是西方文学辉煌的序曲,也是希伯来文化的不朽丰碑。   

    “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仅这句话,就让人一生只有一次的顿悟的心灵,竟被引领了去,并为此而产生了绵绵无绝期的灵感,从而使你身不由己、情不自禁地顶礼膜拜。这便是《圣经》的魅力所在之一。   

    诚然,《圣经》以其文学感染力,把我们带入了更加令人惊奇而神往的境界。那是一个人文景观的世界,也是人与神相互交流的世界。   

    《圣经》,其实是由诗歌、短篇故事、小说、戏剧、小品文等作品组成的纪传体文学。尽管作者众多,手法不一,但从总体上来看,仍然洋溢着希伯来浓厚的古典文化韵味,使在千古流传中日显无穷的魅力。   

    特别令人难于言表的是,在《圣经》的许多言词中,总似乎给人某种微妙的感觉,尽管有部分感觉已由先知揭示过,但当你掩卷沉思后仍觉未尽其意。在物理学家牛顿上百万字的手稿中有这么一句话:《圣经》是“全能的主设定的密码文字”。因此,牛顿希望能“解读神性之谜,天命之谜,天命所定的过去未来之诸谜”。引动他心灵感悟的是,也许正是上帝耶和华那个让人怦然心动的召唤——   

    “摩西,你到山顶来。”   

    摩西,这位侠义之士、流亡精英领袖也就急忙上山去了。接着便发生了石破天惊的奇迹——他与神交换了意见,并带回了神授的《十诫》石板。   

    这次神与人的历史性晤面,是犹太人的殊荣。至于人变成神的耶稣,却在复活之后频频与人晤面,则是人类的殊荣。   

    然而,正是由于耶稣的复活,构成并加重了《圣经》文学的幽深及玄奥(对此,本书第十九讲将有详细的探讨)。   

    从此,犹太教《旧约》与基督教《新约》竟在珠联璧合中,将统一的《圣经》文化扩张到东西方,从而奠定了一个不朽的文学典范。   

    1.亡国而后作,巍然立高山   

    《旧约》是希伯来人在亡国以后经编辑、陆续增订和修整而成的,很有点像司马迁在《史记》中诉说:“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之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自从犹大王国灭亡(公元前586年,比以色列晚亡138年)以后,其君王和臣民在生死存亡线上挣扎达700年之久。他们用饱含血泪的文字,写完古希伯来史最后的篇章。这700年恰恰是他们文化史上的重要时期——流浪于异国时期,他们辗转在几个异民族的统治之下,却也从他们那里学习了一些新的文学形式和概念,从而促进了文学的成熟和繁荣。他们在灾难中编纂的历代文献,既是犹太教经典,又是民族的文学遗产。这些希伯来文学的财富,后来被收入基督教经典,一部分又被伊斯兰教的《古兰经》所吸收。经过各国人士的努力,已翻译成世界各国文字,其流行之广、影响之深,是无与伦比的。中东地区是世界古代文明的摇篮之一,许多文明古国如埃及、巴比伦、亚述、腓尼基等,都没有一部完整的文学遗产留传给后人,而只有一些零星的片断。希伯来文学遗产之所以能比较完整地保留到现在,就是因为它吸收了中东各古国文学的精华并加以创造。   

    《圣经》文学的发展,起初是口语相传,后来才由流亡作家(一般都是犹太教徒、基督教徒)不断完善的。我们现在讲的《圣经》文学主要是正经——犹太教《旧约》和基督教《新约》的合订本①。从文字的角度看,这不同时代和不同版本的作品都各有特色。但就其影响力和接受力来看,决不会出现像“李杜诗篇万里传,至今已觉不新鲜”那样的情况,而是始

终散发着无穷的文学魅力。   

    (1)《摩西五经》   

    在《摩西》五经中,《创世记》是十分重要的文献。属于《旧约》诸篇之首,其举足轻重的地位,可想而知。原来的书名叫“太初”(Bereshith),取卷首第一句(太初上帝创造天地)的第一个词。爱尔兰诗人叶芝对这一词汇表现出相当的迷恋:   

    在被风摧的老树阴里,   

    静坐在古老的青石上,   

    是脉搏乍然跳动,   

    让我顿悟“太一”的存在,   

    顿悟人生如同幻影②。   

    《创世记》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1章到11章,是神话传说,从创造天地、创造亚当夏娃到营造巴别塔;第二部分为12章到36章,是关于氏族时代族长的传说,有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故事;第三部分为37章到最后的50章,是一部辉煌的关于约瑟的史诗。   

    《出埃及记》等四卷书是关于摩西的史诗。《出埃及记》写摩西的成长以及他领导人民走出埃及,直到立法,为上帝和人民立约,颁布十条诫命。《利未记》颁布献祭等宗教仪式的礼仪,立亚伦和他的子孙利未人为祭司。《民数记》写摩西领导人民离开西奈山,在出发前进行人口普查,颁布各种律法。他们向迦南南边的加低斯巴尼亚推进,在那里派侦察人员探明迦南地的虚实,虽不能从那里进入迦南,但在那里呆了很多年,又准备从约旦河东岸进军。《民数记》描写了以色列人在西奈旷野中行军的艰苦,以东地区毒蛇为患、在河东山谷的苦战,都写得生动感人。其中还收入一些民间歌谣和民间故事,文学价值很高。   

    五经的最后一卷《申命记》(Deuteronomy,“第二律法”之意)是颁布修订过的律法。但关于律法的内容主要在5章至26章,全书是写摩西在出埃及的最后阶段,以风烛残年面对隔河的迦南目的地对众演讲,说自己不能继续领导大军进入迦南,只得把重任交给约书亚。演讲言辞恳切,是希伯来文学修辞的典范。全书由三篇演说词构成。以下四章是摩西最后的言行,是后来追加的。该诗口语化浓厚,犹如在念台词,逼真切实,如看了如下诗行,你会很自然地联想到莎士比亚的台词:   

    “诸天哪!侧耳。我要说话,愿地也听我口中的言语。我的教训要淋漓如雨;我的言语要滴落如露。如细雨降在嫩草上;如甘霖降在菜蔬中。我要宣告耶和华的名;你们要将大德归与我们的神。   

    “他是磐石,他的作为完全,他所行的无不公平,是诚实无伪的神;又公义,又正直。这乖僻弯曲的世代,向他行事邪僻,有这弊病,就不是他的儿女。愚昧无知的民哪!你们这样报答耶和华吗?他岂不是你的父,将你买来的吗?他是制造你、建立你的。   

    你当追想上古之日,思念历代之年。问你的父亲,他必指示你:问你的长者,他必告诉你。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将世人分开,就照以色列人的数目。立定万民的疆界。耶和华的分,本是他的百姓;他的产业,本是雅各。   

    我要将祸患堆在他们身上,把我的箭向他们射尽。他们必因饥饿消瘦,被炎热苦毒吞灭。我要打发野兽用牙齿咬他们,并土中腹行的,用毒气害他们。外头有刀剑,内室有惊恐,使人丧亡,使少男、童女、吃奶的、白发的,尽都灭绝。我说:我必将他们分散远方,使他们的名号从人间除灭。惟恐仇敌惹动我,只怕敌人错看,说:“是我们手的能力,并非耶和华所行的。”



第一讲  概貌:辉煌的序曲 不朽的丰碑第2节 亡国而后作,巍然立高山(2)



点击查看更多
剩余48页未读
/

相关资料

热点搜索换一换

取消
开通VIP